iOS 9 推出后我们是否应该使用广告屏蔽软件?

iOS 9 推出后我们是否应该使用广告屏蔽软件?
  虽然苹果在iOS9中引入了不少新的功能,但在这些新功能中争议最大的一个恐怕就是Safari浏览器的广告拦截功能了。由于牵涉到多方利益,这个在桌面浏览器上已经存在了多年的特性被带到移动端时,仍然引发了热烈的讨论。那么作为一个有些互联网基础知识的普通用户,我们是否应该使用广告屏蔽软件呢?

  Safari的广告拦截功能是什么?

  在把iPhone升级到iOS9之后,你可以在“设置-Safari”里看到一个“内容拦截器”的选项。进入这个选项后,用户可以看到自己已经安装的广告拦截app,比如图示中的Crystal。

  从字面意思上看,这些app的作用就是帮助用户拦截各种网页上的在线广告,但除了肉眼可见的广告外,像一些追踪脚本、cookies、外部字体、评论、社交网站分享按钮以及自动播放的视频也在这类应用的拦截范围之内。

  当这类app把这么多东西挡在用户的浏览器之外时,它带来的好处除了保护隐私和免受广告骚扰外,还可以节省流量、电量、加快网页的加载速度。

  目前有哪些广告拦截app?

  目前在媒体上已经获得比较多讨论的广告拦截app主要有1Blocker、Blockr、Crystal和Peace这么几个。虽然它们实现的功能都是类似的,但各自也都有自己的特点。比如:

  1Blocker就适合那些比较喜欢折腾的用户,它提供了很多定制化的选项,用户可以选择性地屏蔽分享按钮、自定义字体、追踪代码、成人网站、特定的URL等等。为了方便用户创拼搏在线彩票网建自己偏好的屏蔽规则,它甚至还提供了桌面版的网站供用户编辑使用。

  Blockr虽然也强调给用户自定义屏蔽规则的权限,但相比1Blocker来说,Blockr使用起来就简单多了

  Crystal应该是这四款app中操作最简单的一个,用户在安装完之后只需在Safari的内容拦截器中打开它,接着广告屏蔽功能就开始生效了。Crystal会自行更新广告屏蔽规则。

  Peace是著名独立开发者MarcoArment的作品,他个人在介绍这款app时声称,和其他同类app相比,Peace在效果、兼容性、简易性和速度方面取得了最好的平衡。这款售价2.99美元的应用发布后不久就冲到AppStore美区付费榜榜首,但出人意外的是,MarcoArment却在这种情况下把它下架了。

  我们应该使用广告屏蔽软件吗?

  在互联网上,在线广告可以说是诸多Web站点运营方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如果所有人都屏蔽了上的搜索广告,那么Google就会失去一大笔可观的收入,可能也就没有钱烧在那些目前看上去颇具未来感的实验项目上。

  当然,作为一家产品属性比较强的互联网公司,Google的情况可能还要好一些。如果大家都不看一家媒体属性比较强的互联网公司的广告的话,这家公司可能就真的不太好找能获得巨额收益的途径了,比如视频网站。

  这么说人们就不应该屏蔽广告喽?但我觉得也不是这样。

  比如来说,如果你用了Ghostery这款Chrome扩展的话,你会发现不少网站在网页代码里植入的各种跟踪器的数量是相当惊人的。从下面的图中可以看到,TheVerge、TechCrunch、纽约时报这些国外知名媒体站点都植入了10个以上的跟踪器。

  虽然,Tumblr曾经的技术老大、Instapaper的创建人、Peace的开发者MarcoArment今天对广告拦截app的态度突拼搏在线然有了180度的转变,但我还是想把他以前抨击这些追踪器的评论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MarcoArment在文章中举了弹窗广告的例子:在多年以前,广告发布商为了应对广告收益费率的下降,强制性的弹窗广告被引入到了诸多Web站点上;但到今天,我们几乎已经看不到弹窗广告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主流的浏览器都已经默认禁止弹窗。

  所以说,当有人越界的时候,就会有人想着反扑。这句话用在今天仍然合适,因为如果不是借助第三方软件的话,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新闻网站背后竟然植入了这么多追踪代码。这些代码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并向广告发布商们发送用户的行为数据,甚至还会跨站点追踪用户的偏好。这自然会让有些人感到不安。

  当下,在谈到屏蔽广告的道德逻辑时,大家经常听到的言辞其实依然停留在多年前的状态:Web站点为用户提供内容,用户在免费消费这些内容的情况下还去屏蔽广告,这让网站还如何生存下去呢?

  但事实上,由于这些年广告技术的发展,这个逻辑判断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那么成立了,因为当越来越多用户看不见的技术被用在了广告业务上时,用户其实不知道自己在免费消费这些内容时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这就好似用户去了一家菜单上不打印食物价钱的餐厅,但在吃完饭后却被要求按照店家的需要支付账单。这对用户公平吗?

  在一场不怎么透明的交易中,我们已经很难套用之前的道德逻辑判断来指责任意一方的参与者。

  所以说,我们到底该不该使用广告屏蔽app,或者说我们是否应该为自己使用这类app而心生愧疚,这在今天我觉得是一个难以用是或否来统一回答的问题,因为它放到不同的网站上其实应该有不同的答案。

  对于用户来说,大家不应该指望广告发布商会自发地约束自己的行为;对于广告发布商来说,你们也不要指望用户的信息会任你采摘。广告屏蔽软件的存在至少提供了一种制衡的可能性。